网站地图

财务人员外包 招聘外包、人员外包、前台外包、行政人事外包、海外劳务派遣
联系我们 上海力德 联系我们 Talent Spot

联系我们

X
 >  洞见 >  政策法规  > 正文

残疾学生的“保命钱”竟成学校“提款机”,监管制度有待提高

2017/1/12

近年来,我国特殊教育事业取得较大发展,基本实现了 30 万人口以上的县独立设置一所特殊教育学校的目标,残疾学生在国家助学体系中得到优先保障。中央财政自 1989 年设立特殊教育专款以来,专项经费投入一直在增加,据统计,2000-2013 年,中央财政共安排特殊教育专项资金 2.95 亿元,到了 2015 年,中央财政下拨的专项资金已经高达 10.8 亿元支持特殊教育发展。到目前为止,所有身患残疾的孩子,只要符合上学条件,都会有学可上。

可是就在 2016 年的 12 月 31 日,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接到了一个投诉,一个身患残疾的孩子在上学时却遇到了很大的麻烦。2017 年元旦刚过,我们的记者找到了这个孩子,她和她的家人到底有着怎样的遭遇?

孩子上学竟要上缴低保存折密码 否则没有学上

陈小齐(化名,下同)精神发育迟滞,是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学生。他们家住在距离洪湖市区近 50 公里远的滨湖茶坛渔场,进出都靠乘坐小木船。记者乘坐小木船在洪湖水面上行驶了 1 个多小时,才来到了小齐的家。

小齐的家很贫困,20 多平方米的船上,住着祖孙三代 6 口人。

这艘木船的一头,被分成上下两层,爷爷奶奶带着小齐住在上面,小齐的父母带着弟弟住在船舱的下面,家里几乎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锅里剩了两天的面条,是小齐一家在元旦晚上吃的最好的一顿饭。船舱里用木板搭起的床上摆着一台电视机,小齐能坐在床上看电视,是最快乐的事。

小齐一家是当地有名的低保户,刚刚过了 30 岁的爸爸一只眼睛失明,妈妈和弟弟的智力也有问题。2015 年,小齐的父母拿到了低保,每人每月只有 100 元钱。2016 年,已经过了 7 岁的小齐到了上学的年龄,这在父亲陈传国的心里是个大事。

湖北省洪湖市滨湖茶坛渔场渔民 陈传国:总之要叫她上学,让她自己能把名字写好,再说上个厕所,男女厕所能分开,就是这一个要求。

为了能让小齐到学校读书,同样身患残疾的陈传国从家里到市区不知跑了多少趟,因为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也不好,所以每次去洪湖市,都是小齐年近 6 旬的爷爷开船,每一个来回都要 5、6 个小时。2016 年年初,小齐的父亲终于打听到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

陈传国:照着要求,我就到湖北省同济医院去做检查去了,做完检查,还需要村里写个证明就行了,村里也写证明了。

根据 2014 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教育部等部门特殊教育提升计划 ( 2014—2016 年 ) 的通知,扩大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规模,为确实不能到校就读的重度残疾儿童少年提供送教上门或远程教育等服务,并将其纳入学籍管理。这份通知落在小齐的身上,就是说,小齐即可以选择送教上门,也可以选择在校读书,小齐的爸爸选择了后者。

由于小齐的家距离洪湖市很远,每天上学不方便,所以小齐开始住校。办好所有的入学手续之后,小齐终于可以背起书包去上学了。

陈传国:我说你好好的在那读书上学,每个月 28 日爸爸负责来接你,她说好。我说拉勾,拉勾不许骗。

2016 年 5 月 17 日,小齐的头在学校被撞破,只能停止学习回到家里休息。据陈传国介绍,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的放假日期是在 7 月份,所以,小齐就一直再也没有去上学。9 月份开学,陈传国再次把小齐送到学校读书,而这时陈传国才发现,小齐想再次踏进学校校门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陈传国:他就说三堵四的了,叫我写东西。

陈传国说,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让他写的是一份承诺书,这份承诺书有两个主要的内容,第一,学校要求送教上门,家长要求在校学习;第二、家长要向学校承诺,孩子在校期间发生意外事故,均与学校无关,家长承担一切责任。起初,他坚持不写,但是学校向他发出了警告,不写承诺书,小齐就不能来上学。

写完承诺书之后,小齐可以继续上学了,但是没过多久,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又找到陈传国,让他把家里的低保存折交到学校,如果不交,小齐还是不能上学。

陈传国:他叫我这个月底把这个存折本子带上,如果你不带上来,你写这个承认书也是没效的。

陈传国一家四口人都身患残疾,全部享受国家的低保。陈传国一家的低保补助金只有 230 元,2015 年底调至 400 元。2016 年,湖北遭受特大洪涝灾害,同样生活在船上的父母因暴雨失去了家园,只能搬到陈传国的船上。

陈传国的父母不是低保户,但同样也是生活艰苦,400 元的低保金不仅是这一家人的保命钱,更是这一家 6 口人唯一的经济来源。而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却因孩子读书,要拿走他的低保存折。说是要交陈小齐每个月的生活开支。

陈传国说,孩子住校要生活费,他是理解的。生活费要多少,他可以给学校交钱,但是拿走低保存折,他不愿意。

湖北省洪湖市滨湖茶坛渔场渔民 陈传国:我当时给他说了给你现金现钱,他说我不要你的现钱现金,我要你的现钱现金那属于贪污,存折是存折性质不同。

万般无奈之下,陈传国只能把全家的低保存折交给了学校。而这时,校方又要存折的密码,说没密码取不出钱。

按照财政部、民政部《关于加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资金使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农村低保资金是用于保障农村低保对象基本生活的专项资金。而调查时记者了解到,在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要求学生及其家长上交低保存折,陈传国的遭遇并不是个例,在这所学校,所有在校生全部要上交低保存折才能入学。

湖北省洪湖市小滨湖渔场 村民:那学校的学生都拿低保,然后低保本全都让学校拿,他们的生活补助都是从那个低保本里取的。

学校肆意克扣低保保命钱 竟然声称是国家规定

2016 年 1 月 6 日,记者与陈传国一起来到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刚刚走进学校大门,就遇到了坐着小轿车来到学校的副校长周艳。当记者问到,马上要过年了,陈传国是否可以拿回低保存折的时候,副校长周艳显得很不耐烦,说要是还想上学,就别想要存折。

学生放假,不用上课,也就没有生活费,低保存折却还要留在学校,副校长周艳这样的解释令人费解。

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 周艳:你的小孩来读书读了一年,学校免费给他吃的,一分钱都没交,学校放假了,你要把低保本子(存折)拿走,这个合理吗?

副校长周艳始终强调,这里的学生白吃白住,要求学生上交低保存折收取他们的生活费理所应当。

周艳:全校多少学生,都是这样。你的小孩在这里面有住宿、有水电、有我的保育员服务。

早在 2014 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转发教育部等部门特殊教育提升计划 ( 2014—2016 年 ) 的通知中曾明确提出: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学校生均预算内公用经费标准要在三年内达到每年 6000 元,有条件的地区可进一步提高。目前标准高于每年 6000 元的地区不得下调。并且,针对义务教育阶段残疾学生的特殊需要,在“两免一补”基础上进一步提高补助水平。但是副校长周艳表示,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公用经费并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生均每年 6000 元的标准。

周艳:一个学生一年就四千块钱的公用经费给了学校,这么多的老师,这个学校要开门,什么东西不要钱?请老师要不要钱?水电要不要钱?我请这个门卫保安要不要钱?

2016 年 4 月 19 日,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下发了城乡义务教育补助经费预算的通知,这份通知上明确标注特校生均公用经费为 6000 元。在洪湖市财政局公布的《农村义务教育公用经费补助资金》发放表上,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洪湖市财政局已经把 355200 元拨付给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按照该校在校生共计 76 人计算,生均公用经费为 4673 元。

事实上除了公用经费,从国家财政到地方财政,为了解决学生的生活困难,每年都有大量的经费下拨。2016 年 5 月 24 日,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下达了 2016 年春季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补助资金的通知,按年生均小学生 1000 元的标准发放,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 69 名学生,共计 69000 元;2016 年 11 月 25 日,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又对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下发了“一补”资金 41875 元,每个学生平均 606 元。

在采访时,记者发现陈传国手中,始终拿着一个以女儿小齐的名字办的储蓄存折,陈传国说,这是孩子刚刚上学的时候,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让他开户的,随后这个存折被学校拿走。记者注意到,这个存折办理一个月之后,有一笔 625 元的资金存入,5 天之后被取走。陈传国也不清楚这个钱是谁取走的。

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笔钱是学校与地方政府协商后,给学生办理的补贴款,取钱的就是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

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 刘中华:你就是家里穷,在这里吃,回家自己拿钱出来做不到,做不到怎么办?国家补 625 块钱,这个低保钱就是在特教读书的学生。其他的学生都是把低保(存折)给他收了去。

调查时记者给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算了一笔账,各级财政下拨给学校共计四笔钱。

第一笔:2016 年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下拨该校生均办公经费 355200 元,用于学校基础建设和办公费用等;

第二笔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给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补助资金 1000 元;

第三笔是“一补”资金 41875 元,平均每个学生 606 元;

第四笔是地方针对特殊教育学校贫困学生,每人补助 625 元。也就是说,除办公经费外,其余三笔费用共计 2231 元全部应该是每个学生的生活补贴。

尽管学校已经拿到了政府的各种补贴,但是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还是要求学生上交低保存折,由学校提取并花掉国家给低保户发放的低保款。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之下,主管财务的副校长周艳承诺从陈小齐来这的那个月开始到现在,每个月退一百块。

不交低保存折就不让孩子上学,既然要收生活费,又没有标准。想退就退,想收就收。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记者来到了洪湖市教育体育局基础教育科。主任刘俊平表示,主管部门从来没有规定,同意学校收学生家庭的低保存折,对于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的所作所为,他也不知情。

随后刘俊平拨通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刘中华的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刘俊平表示,他已经和校长说好了,陈传国的低保存折可以拿走了。说拿走低保存折只是学校的内部规定。

得知自己可以拿回低保存折,陈传国喜出望外。第二天一大早 8 点钟,记者与陈传国一道,再次来到了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一进大门,该校的校长、副校长、老师把我们团团围住。称不要动不动就搞到教育局去,教育局有些人不一定懂这儿的实际情况。

记者当即表达了陈传国的意愿,孩子的生活费他会交给学校,但是每个月是多少钱,应该有一个标准。但校长中华说孩子一个月的生活费有多少,国家没有明文规定。副校长周艳承诺的每个月再退回 100 元钱的事,也没有了下文。随后,校长刘中华否认了 2016 年洪湖市财政局、教育体育局下拨该校办公经费 355200 元的事实,说只有一万六千块钱。

既然想要学生交生活费,可是又没有标准,给钱不行,非要拿低保户的低保存折,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呢?陈传国发现从 10 月份开始至今,他全家的低保已经被学校全部取走。陈传国已经顾不上询问,连忙把低保存折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可是还没走出学校大门,令人吃惊的一幕再次发生了。

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 刘中华:那你按照我的方式,本子(低保存折)给你拿回去,然后写个条子,表示你拿走了。不然你到时候还是说在我这里,这都是财务手续,拿的是钱拿的是本子(存折)是钱,所以写条子本子(存折)拿走,这是个证明。

拿回自己的低保存折,还要写收条,几乎不识多少字、眼睛又不好的陈传国一时没了主意。自己的低保存折到底该拿还是不该拿呢?


△为什么要拿低保户的低保存折?
校长刘中华高呼:这是国家的规定!你问国家去!
湖北省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 刘中华:这不是我的规定,这是国家的规定,你问国家去。

记者注意到,此时的陈传国把双手紧紧地插在口袋中不肯拿出来,因为口袋里装着他全家的低保存折。面对这样的情景,记者与老师们请求,陈传国眼睛不好,不会写字,就不写收条了。然而,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们还是不依不饶,写不出收条就让陈传国拿着本子照个相。

就这样,身患残疾的陈传国在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老师们的强迫之下,手拿低保存折站在了学校的门口照了一张像,作为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退还低保存折的证据。

湖北省洪湖市滨湖茶坛渔场渔民 陈传国:明年正月十六我姑娘可能就上不了学了。

 

党的好政策不容“害群之马”玷污

看完了记者的调查,相信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很难平静。这几年,党和政府在基础教育上的投入,一直在大幅提高。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各种优惠补贴措施,层层下达,让人民群众享受到国家的福利,能感受到党和国家对自己人民的这份实实在在的温暖。

但就是有这样一伙害群之马,不仅无视一个教育工作者的基本操守,而且,把国家专门照顾残疾儿童的特殊学校,当作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克扣盘剥,无法无天,践踏国家的法规,玷污教师的名誉。就是因为有基层的这些别有用心的阻碍,党和国家的良苦用心,就无法落地,人民群众就无法享受到这些原本就应该享受到的福利。

总书记在新年讲话中,着重提到,新年之际,他最牵挂的还是困难群众,部分群众在就业、子女教育、就医、住房等方面还面临一些困难,不断解决好这些问题是党和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全党全社会要继续关心和帮助贫困人口和有困难的群众,让改革发展成果惠及更多群众,让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满。

但总书记的托付,各级政府的努力,在洪湖市特殊教育学校的这些所谓校长们的眼里,却无动于衷,不仅不执行国家的好政策,反而挖空心思,违规管理,蛮横的手段,让太多的低保家庭难以面对即将到来的这个苦涩的春节。

因此,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行使监督检查职责、保护好困难群体的权益,让好政策真正落地,让孩子们真正体会到党和国家的温暖。

 

Talent Spot力德 上海人力资源外包公司 转载自zaker

 

沪ICP备10007361号-1

©2012-2016上海力德(上海力德人才服务有限公司)

你的人力资源合作伙伴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行政人事外包 财务人员外包 招聘外包 人员外包 人力资源代理 海外劳务派遣